麻豆传媒映画新视频在线观看

“我没事,妈妈。”又安慰母亲一阵,趁芙蓉过来安慰母亲的时候,艾米丽轻轻地从母亲的怀抱脱身,走向了狼妈她们,满脸疑惑地用糯糯的声音发问,“罗希尔阿姨,我不明白,你们不是负责保护我哥哥的吗?我听说现在他在里面,为什么你们不进去保护他?”

狼妈满脸愧疚不知道如何回答眼前这个天真小女孩的问题,他们刚才在和伏地魔战斗结束后的确是疏忽了,没有尽到责任……

胖子在旁抹着眼泪,“小姐你可能不太了解……艾伦少爷和洛夫古德小姐不一样……一般人进入帷幔就死了……”

“所以?为什么不进去?”艾米丽转头看向还是福莱格模样的胖子。

……

和说不出话的保护伞成员们礼貌道别,艾米丽跳下了高台,找到了躲在下面门洞里的抱着自己膝盖坐在地上的佩内洛,“佩内洛,我们得为艾伦做点什么。”她走了过去轻轻搂住在颤抖的佩内洛,声调保持着甜美轻柔。

“卢娜已经进去了,她保证艾伦会回来”佩内洛说道,声音里有着难以遮掩的干涩。

艾米丽的视线在佩内洛已经咬破出血结痂的红唇上扫过“卢娜真的是罗伊纳?拉文克劳本人吗?”

“是的,她才有本事将艾伦找回来。”佩内洛昂首将头和身体无力地靠在了墙上忍不住抽泣——和卢娜相比,自己输得一塌糊涂,她早就看出艾伦对卢娜的态度非比寻常,但佩内洛一直觉得自己的实力比艾伦以外的人都强,能比她们都做的更多,那个疯姑娘能为艾伦做什么呢,装疯卖傻吗?可是如今看其他人在卢娜眼中不过是个笑话,甚至连艾伦都是因为获得了拉文克劳的塔楼才有今天……

“但我们自己也得做点什么,万一她也不行呢?”艾米丽见佩内洛没反应又陷入了自己世界,她走上前去双手扶住了佩内洛的肩膀摇了摇,但是佩内洛仿佛丢了魂对此没什么反应,任由身体被艾米丽摇晃得前仰后合。

眯起眼睛思考了一下,艾米丽偏偏头,满脸地纯真无邪,“那拉文克劳的学院幽灵格雷女士不就是她的女儿吗?”

佩内洛呆滞地点点头,忽然愣了一下,如果说卢娜就是罗伊纳?拉文克劳,格雷女士是她的女儿海莲娜?拉文克劳,那么她的父亲是谁?艾伦可没有活到一千岁!自己和她可不一样,自己对艾伦一片痴情,从来没有和其他人有过任何肢体上的亲密接触。

那年晴天遇见清新的你

想到此处,佩内洛猛地坐直了身体。

“艾伦之前不是说摄魂怪在亲吻他人的时候可以用摄神取念看到受害者眼中的东西吗?也许帷幕里面也行?”艾米丽顺势抱着她拍着她的背,“佩内洛,我还不会摄神取念,他们也不会听一个小孩的话,你一定能帮助我的哥哥对吧?你们关系那么好,我认为最该和我哥哥结婚的就是你了。”

“艾米丽说得对!我们不能坐以待毙!食死徒,被四眼带回去的乌姆里奇……哪怕是保护伞员工…”佩内洛开始盘算着自己手里能够动用的力量起来,“你说得对…卢娜做她能做的,我们做我们能做的…”

艾米丽向佩内洛扑过去再次抱住了她“如果这些人还不够…佩内洛,艾伯特带我过来的时候说格雷戈里?高尔的父亲也是食死徒被逮捕了,让我回学校的时候劝慰他——其实我觉得,想必为了他的父亲,他会愿意进去帮我们找回艾伦的,你知道,他几乎不懂任何东西不会知道这个帷幔的,还很听话…”

“绝对不行!”艾伯特带着悲伤、惊讶和愧疚从门口走了进来,“抱歉,我知道你们在担心艾伦,但是艾米丽,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艾米丽在艾伯特进来的时候明显吃了一惊,她整个人抽了一下,然后背着双手勾着手指低着头默不作声。

“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不是吗?他们进去都会死的。”艾伯特的目光满是痛心,他才刚失去弟弟,没想到自己原本天真烂漫的妹妹居然又这个样子,看到艾米丽偏过头,垂眸眨了眨眼睛,伤心的艾伯特失望地大声吼道,“艾米丽你知道你这样下去会怎么样吗?你知道吗?”

“我没想要伤害他们。”艾米丽不断踢着地面轻声说道,她看起来还是那样甜美,微微抿了抿唇,摇头辩解,“我只是让他们去看看艾伦怎么样了。”

艾伯特眉头蹙起,“但是你已经明白进去的意义了,你是在让他们去送死。”

艾米丽双眉轻挑,眼睛眯起,“我又没做错什么,他们是成年人,应该比艾伦更懂得保护自己,不是吗?”

“那么格雷戈里?高尔呢?”艾伯特仿佛第一次才真正认识自己的妹妹,“你不是告诉我说他和克拉布很听你的话吗?你就这样对待他们?”

“那是他活该!谁让他爸爸和我们作对!这些人和艾伦比起来,都不重要!艾伦被拽到了帷幔后面,那什么保护伞小队为什么不去保护他?为什么不跟着下去?!”猛地,艾米丽泪流满面,她愤怒而不甘地对着艾伯特大吼道,“我要我哥哥回来,只要艾伦!现在就要!”

艾伯特被一向乖巧的妹妹突然的爆发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佩内洛的表情也像是见了鬼一样。

“你们就指望着卢娜将艾伦带回来,就在那里傻傻地等待,你自己不也是傲罗吗?为什么要艾伦去打!还不允许我救艾伦!你自己还什么都不做!”艾米丽哽咽的声音颤抖道,已经哭红了眼睛和鼻子的她崩溃地拍挥舞着小拳头敲击着她紧靠的墙壁开始尖叫,“什么都不做!”

“是…说的不错,是我的错……我害得你失去了哥哥,我害得我失去了弟弟……”艾伯特看上去非常受伤,他流着泪压抑着哭腔,“但是你也不能怂恿佩内洛去做这种事……”

“我们不如先去看看卢娜说的那个荆芥……田。”赫敏的身影也出现在门洞口,目光忍不住在背对着她的艾米丽身上停留了几秒。

艾米丽抽了抽鼻子用手抹了抹眼睛,当她回过头后对赫敏笑了笑,那个乖巧可爱的小甜熊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