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茄子视频动态

望着一脸懵逼、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江森自控集团副总裁帕特里克·罗比,陈耕忽然微微一笑,建议道:“对于如何加深ac与江森自控的进一步合作,我初步有一些想法,帕特里克先生,如果您不赶时间,等会后我们不妨抽个时间好好的聊聊?”

陈耕当然不会傻到得罪整个美国的汽车零配件行业。

而面对陈耕递过来的梯子,帕特里克·罗比自然赶忙是就坡下驴,连忙点头说道:“ok,我没问题。”

想到江森自控与李尔公司都有汽车座椅这个业务,帕特里克·罗比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莫非费尔南德斯·陈只是象征性的从东瀛人手里拿到了一些座椅的订单,所以他需要让江森自控将大部分的座椅缺口给补上?

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因为除了这个理由之外,帕特里克·罗比实在是想不出费尔南德斯·陈还有什么理由这么给自己面子,那么问题来了,在暂时还不能确定事实就是这样的情况下,自己是否要调整一下江森自控的谈判策略……

………………

帕特里克·罗比有心思琢磨接下来是否就向ac漫天要价,不代表其他的供应商也有资格琢磨这个问题,谁也不知道安妮斯顿的那个包里有多少分合同,也许就只有刚刚拿出来的、吓唬李尔公司的那一份,也许有十份八份,也许十份……可哪怕只有份呢,万一正好可以顶掉自己公司的订单,那可怎么办?

这个可能,没有任何一家现场的企业代表敢无视!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ac的这几万个订单对于这些企业就这重要吗?

要知道,ac已经不是前些年的那个“美国四大汽车制造商”之一的ac了,去年年总产量还不足五万辆的ac,之所以还能占着“美国四大汽车制造商之一”的椅子,不是因为他们的实力厉害,而是因为……美国本土的乘用车品牌只有通用、福特、克莱斯勒和ac这四家企业。

事实的情况就是,在这场只有上帝才会知道什么时候是尽头的石油危机的影响下,ac的这几万个订单对于日子不好过的各大汽车零配件厂家而言,真的就是有这么重要!

工业生产是讲究一个规模效益,同一个产品,总产量越大,均摊到每一个产品上的研发和生产成本就越低,与上游原材料供应商的溢价能力也就越高,有了ac的这几万个订单,可以从上游原材料供应商那里拿到a价格,但如果没有之后几个订单,就只能拿相对较高的b价格,这种情况正常了。

大舅的妹妹美眉

所以对于这些零配件供应商们来说,哪怕他们在ac这里不赚钱、甚至略有小亏,但只要能够保证总产能、保证与上游原材料供应商的溢价能力,整体算起来其实还是赚钱的,怕就怕总产能上不去。

如果ac没有从该死的东瀛人手里拿到订单,那问题还不大,整个北美就这么多汽车零配件供应商,你不从我这里买,其他地方也没有,各大零配件供应商还有与ac来回拉锯的底气……反正论起耗不起,第一个耗不起的就是你们ac,知道生产线停一天你们要亏多少钱吗?

但现在,ac开拓了新的供应商,这麻烦就不是一般的大了,现场几乎所有的汽车零配件生产商们都是满心的忐忑——风水轮流转,现在耗不起的成了之前准备狠狠的敲陈耕一笔的各大供应商们。

陈耕看向安妮斯顿面前的那个巨大的黑色真皮包,直言不讳的对所有人说道:“我不瞒大家,在安妮斯顿小姐的包里面,在场的任何一家厂家都能找到与你们对应的东瀛的零配件供应商……”

陈耕的话还没说完,诺贝丽斯的代表站了起来:“费尔南德斯先生,恕我直言,我个人很难相信你们做到了这一点。”

“哦?”陈耕挑了挑眉毛:“纽维尔先生,请继续。”

“我们诺贝丽斯是球最大的铝回收商,同时是球领先的铝压延产品制造商,虽然汽车方面业务并不是我们诺贝丽斯的主要业务,但在美销售的汽车上,我们诺贝丽斯提供的铝合金部件占据了总供应量的40以上。

当然,这一块的市场并没有多么大,去年年,我们诺贝丽斯向美各大乘用车厂家提供的铝和铝合金产品的总价值也不过仅仅12万美元,向ac交付的各类铝制品部件的总价值也不过300万美元而已,但在这一块细分市场,我们诺贝丽斯是当之无愧的老大,”说到这里,纽维尔一脸自信的望着陈耕,说道:“费尔南德斯先生,我很难相信您连铝合金这种东西都找到了东瀛的合作伙伴。”

对啊!

纽维尔的话让在场的各大汽车零配件供应商们顿时精神一振:费尔南德斯就算计算的再谨慎,也不可能用量极为稀少的铝合金部件都找了供应商吧?毕竟他么去年年的总用量也才区区300万美元而已……

面对一脸自信的纽维尔,陈耕却是笑了,他扭头看向安妮斯顿:“安妮斯顿小姐,把我们与东瀛广岛铝工业株式会社签订的那份合同找出来,请纽维尔先生看看。”

“……”

安妮斯顿没有立刻采取动作,也没有回答,而是一脸为难的望着陈耕。

这个动作让不少人心底升起了一丝希望:莫非其实是没有这份合同的?费尔南德斯要演不下去、他的牛皮马上要被戳破了?

倒是纽维尔的表情有些凝重,他从安妮斯顿的脸上并没有看到惊慌,只是看到了为难。为难什么?为什么为难?作为诺贝丽斯的汽车业务负责人,纽维尔飞快的想到了一种可能,难道是……

“没关系的,”陈耕摆摆手,对安妮斯顿说道:“虽然合同的内容是机密,但只要纽维尔先生能够承诺对合同的内容和具体条款保密,这就不是问题……纽维尔先生,您肯定比将合同的内容透露给第三人吧?”

“当然,”纽维尔一脸郑重的点头,同时大踏步的向安妮斯顿走过去:“这点职业道德我还是有的。”

从安妮斯顿的手中接过那份陈耕说是与东瀛广岛铝工业株式会社签订的合作协议,只是简单的翻了几下,纽维尔就点点头:“合同是真的。”

随即就把合作协议还给安妮斯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他的脸上倒是没有什么表情的变化,但纽维尔的这句话之后,却仿佛有一场风暴在各大零配件供应商当中刮起,因为直到这个时候,很多人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一件事、一个很麻烦的事:如果费尔南德斯连用量极少的铝合金部件的供应都考虑到了,并且针对性的做出了安排,那自家公司……

一股凉气从尾椎骨直冲天灵盖!

无数人……现场至少有三分之二的负责人的脸色都变了,不少人立刻拿起砖头一样大的大哥大开始拼命的拨打:情况和之前预计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必须要将这一情况反馈回公司,公司必须要调整与ac的合作策略和方式。

看着这些一脸恍然的零配件供应商们,陈耕心里想的竟然是:握草,这么多人同时打电话,线路够用吗?

肯定是不够用的,这一点毫无疑问,只要看那些已经急的满头大汗的家伙仿佛和手中的大哥大有仇似的拼命的按数字键,就知道附近的基站根本没办法应付这么多部电话同时拨打电话。

终于,有人扛不住了,放下手中的电话向陈耕大声叫道:“费尔南德斯先生,您到底想要怎么样?既然您已经与东瀛人签订了合作协议,为什么还把我们叫过来?难道就是为了逗我们开心的?好吧,我承认,您成功了,您特的成功了……”

嗯?!

伴随着这句话,不少拼命拨电话却一直占线的家伙慢下了手中的动作。

那个大声吼叫的家伙后面的话没有人关心,他们关心的是这家伙前面的话:对啊,既然费尔南德斯已经与东瀛的汽车零配件企业签订了合作协议,为什么还会组织这次的零配件供应商大会?难道就是为了逗自己开心的?

当然不可能!

哪怕是福特、克莱斯勒、通用,也不敢同时将整个美国的汽车零配件企业给得罪的精光!

既然不是这样,那他这么做的目的是……

反应慢的还在苦苦思索,反应快的则已经是一脸的恍然大悟,他们已经大致猜到陈耕是打算做什么了。

陈耕笑了,他大拇指一挑:“说的没错,我与东瀛人签订了合作协议,还请大家来,当然不是为了逗大家开心的……至于我为什么这么做,嗯,请大家跟我来,接下来大家就知道ac为什么要这么做了。再次对诸位朋友们说一声,ac并不是在逗大家开心,我们是真的怀着诚挚的心与大家合作。”

给他走?

去哪儿?

尽管诸位零配件供应商的负责人们一脸的迷茫,但却不由自主的跟着前面的人往外走。

……………………

看着眼前的这几辆车……准确的说其实是木质模型……所有的零配件供应商们都狠狠的倒吸了一口气:这些车,真特的漂亮啊!

紧随而来的第二个反应就是:握草!费尔南德斯就是费尔南德斯,不愧是美、世界最顶级的汽车设计师!

更多的人则是望着这些在市场上一定会引起轰动的车两眼放光,他们已经知道陈耕和他的ac汽车打算做什么了。

“是的,就如同大家心中所想的那样,大家眼前的这些模型,都是ac接下来要量产的车型,”迎着一双双或激动、或不敢置信的眼神,陈耕肯定的点头道:“相信大家也已经听说了,通用电气的副董事长杰克·韦尔奇先生将会出任ac汽车的董事长,我想在场的绝大多数朋友都知道杰克·韦尔奇先生的神奇和能力,也能想象一下他成为ac的船长之后将会给ac带来什么不一样的变化……

我想对大家说的就是,以杰克·韦尔奇先生的管理才能,加上我的设计,以及整个美国社会对我改革ac的宽容程度……大家认为ac用多长时间可以让产能恢复到30万辆每年以上?”

这个问题也在各个零配件供应商负责人的脑子里回荡着,有了杰克·韦尔奇的加盟,有了费尔南德斯在设计方面的支持,ac汽车多长时间能够将产能恢复到每年30万辆以上呢?一年?一年半?还是两年?

两年,这就是极限了,哪怕是最悲观的人,也不认为在有了杰克·韦尔奇和费尔南德斯·陈的加持下,ac需要两年以上的时间才能将产能恢复到每年30万辆以上。

没有人回答,陈耕也没指望这些家伙会回答,他自问自答的说道:“我的猜测比较悲观,我认为大概需要一年半左右的时间,但杰克·韦尔奇先生比我乐观的多,他认为从他正式成为ac汽车董事长的那一刻开始算起,最多一年时间就够了。

所以,先生们,你们认为东瀛人能满足ac的需求吗?能满足将会迈入高速发展期的ac的需求吗?”

“不能!”

回答的声音格外的整齐划一,简直比小学生回答老师的问题还要整齐划一。

每一个人的眼中都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他们已经明白费尔南德斯的意思了:面对ac这架现在还停留在跑道上、但很快就会开启喷气式发动机飞上蓝天的飞机,你们是选择做ac的朋友,还是继续算计自己心里的那点儿小算计?

还是那句话,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啥子,当ac汽车的年产能是不足四万辆的时候,这些经销商们是一个态度,当知道ac汽车的产能最多在两年后就能达到30万辆以上、未来的年产能甚至有可能超过一百万辆时候,他们对ac又是另外一个态度了。

“费尔南德斯先生,我是固特异轮胎的,我想,我们可以认真的讨论一下合作的具体细节。”

固特异轮胎的代表第一个抽了自己的嘴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