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映画颜值排名

() “蛋壳开始裂了。”赫敏满面红光,非常兴奋。

一只蛋躺在桌上,上面已经有了一条深深的裂缝。有什么东西在里面不停地动着,传出一种很好玩的咔哒咔哒的声音。

他们都围拢了过去,屏住呼吸,密切注视着。

突然,随着一阵刺耳的擦刮声,蛋裂开了。小雷鸟在桌上摇摇摆摆地扑腾着。它其实并不漂亮;它的样子就像一把皱巴巴的黑伞。它有三对翅膀,身上两个,尾巴上还有一对儿。最上面的那对儿翅膀最为巨大,尾巴上的最小。

皱巴巴、光秃秃的翅膀与它瘦瘦的乌黑身体比起来,显得特别的大。它还有一个前端钩曲的棕色的喙,粉红的小爪子蜷缩着,它脑袋上长着两团角疙瘩,橘红色的眼睛向外突起。

它轻轻拍打了几下翅膀,打了个喷嚏,鼻子里喷出小小的蓝色雷电,一小股旋风在桌子上旋转着。

“它很漂亮,还很威风呢。”赫敏喃喃地说。她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小雷鸟的脑袋。小雷鸟轻轻啄了啄她的手指,小脑瓜亲昵地在她的掌心蹭了蹭。

“雷鸟可以感知危险,并在飞行时制造风暴。”赫敏近乎于着迷地端详着这个刚刚出生的小生命。

“雷鸟尾羽可以用来作为魔杖的杖芯。使用雷鸟尾羽的魔杖难以掌握,但它们通常都具有非常强大的力量,适合施展变形术。”然后马尔福的吃味地拖长了音调:“艾伦对你可真好。”

实际上,马尔福看到刚出生的雷鸟就能够掌控这样小型的风暴雷电,心里很是羡慕,这比自己家那几只只会搔首弄姿的孔雀威风多了。

赫敏没说话,瞪了一眼马尔福。

离开孵化间之前,赫敏对多比千叮咛万嘱咐,轻轻带上了门,然后才快步地追上了已经下了楼梯的艾伦等人。

超市遇见可爱俏皮的美少女

“你们想不想看看我父母工作时使用的道具呢?在家里也有一间这样的房间。”赫敏带着一脸神秘的笑容说道。

艾伦默不作声地往后退了几步。

但是其他几个小巫师却很十分好奇,看了电视和录像机,他们对麻瓜的世界已经产生了兴趣。

在这几个巫师的眼中,这是一间只能用干净来形容的房间,墙壁是白色的、窗帘是白色的、矗立在房间中间的那些长臂机器、座椅都是白色的,甚至连格兰杰夫妇身上的怪模怪样的袍子都是白色的。

“欢迎你们来体验,我先来帮你们检测下牙齿,如果你们的牙齿非常健康,我会奖励给你们一些小礼物。”格兰杰先生脸上的表情很是和蔼。

“就是些木糖醇制作的糖果,他对每个来看病的小孩都这么说”格兰杰夫人笑眯眯地将一个口罩递给了格兰杰先生。

“但没有人不喜欢吃不是吗,有不少人来看牙医就是为了吃它。”格兰杰先生伸出了手。

卢娜率先躺到了检测椅子上,格兰杰先生很快就完成了对她的检测,“你的牙齿非常健康,你一定拥有着非常好的卫生习惯。”

格兰杰先生一直认为,能拥有一口洁白健康牙齿的人一定是一个生活十分自律的人,虽然这女孩看上去一直有点恍恍惚惚的。

“用不上这个叫.……电牙钻的东西么?”卢娜看上去有点失望。

“这小女孩和一般小孩不一样,不知道害怕么!”在心底感觉诧异的格兰杰先生摇摇头,给卢娜递过去几根无糖棒棒糖。“那么马尔福先生,到你了。”

看到卢娜那么轻松地完成了检测,想到了自己父亲的交代,马尔福没有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没有拒绝格兰杰先生的检测。

“哦,你的牙齿看起来需要做进一步的治疗。你近来应该经常吃了很多糖没刷牙就入睡吧?再过一段时间你就该痛的睡不着了。”

“哦,不用了,谢谢你格兰杰先生,对于巫师而言,这点小病痛很快就可以治好。”马尔福礼貌地拒绝道,但显然隐含着对麻瓜治疗手段的不屑。

“我还想看看那些仪器是怎样使用的呢。”卢娜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失望。

闻言,艾伦看向了马尔福,接收到艾伦目光中隐藏含义的马尔福立刻改口:“那就拜托你了!”

赫敏注意到了他们的眼神交流,然后羡慕着看着卢娜,心里的吃味地拖长了音调,“艾伦对你可真好。”

格兰杰先生伸出手,示意马尔福躺在那个有着长长手臂的机器下方。

“用得上这个叫……电牙钻的东西吗?”卢娜拿起仪器旁的电牙钻按了按,令人恐惧的声音从里面传出,马尔福的眼神落到了那个有着螺旋纹探头似的小工具,身子不由得缩了缩,被固定住嘴巴的他只能使劲儿瞪着卢娜,想让她停止继续说话。

马尔福自从在集训班得到了奖学金,高尔和克拉布就缠着不断恭维他,被纠缠烦了的他不得不用这笔钱在蜂蜜公爵购买了大量的糖果好让这两个跟班有事可干。结果最后他自己也开始毫无节制地享用这些零食,带来的不仅仅是体重的上涨,还有牙齿的隐隐作痛。

“这小男孩的父亲是不是也讽刺过这姑娘?”格兰杰太太好笑地看着马尔福脸上的表情,想起了在赫敏上二年级的时候,眼前这个男孩儿的父亲那高傲不屑的表情和对他们冷嘲热讽的言行。

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让他们态度发生了改变,今天上门时还特意赠送了一些看起来价值就不菲的艺术品作为礼物,虽然当时自家的确很生气,但是想到了赫敏日后还是要在魔法界生活,最终格兰杰夫妇还是不失礼貌地收下了礼物,等下次圣诞节时让赫敏好好还礼就是了。

赫敏想了想,摇了摇头否定后看着认真在旁观察父亲操作的卢娜,不禁想到了之前的炸尾螺和荆芥事件,赫敏觉得在某种意义上,卢娜没心没肺的作风有时候会让她显得比佩内洛还坏心肠。

而对麻瓜的牙医深有成见的艾伦则默不作声地躲在了最后面,看着乖乖躺在椅子上的马尔福和那些开始向他缓慢靠拢的牙医工具,有点畏惧的偏转了头。

过了好久才完成了对马尔福牙齿的清洁,马尔福感觉这就是一场噩梦,格兰杰先生也终于解开了马尔福嘴巴的禁锢。

“好了,那么你喜欢在你的牙洞里用什么作为填充物?”格兰杰先生的一只手拿着一块镶满假牙的下颚模型想让马尔福选择。

看着因为带着口罩而看不到表情还一只手拿着下颚的格兰杰先生,感觉他就像是一位没有感情的杀手。“巧克力。”马尔福带着哭腔,含糊不清地说道。